战死的爹爹回来了

时三十

首页 >> 战死的爹爹回来了 >> 战死的爹爹回来了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逆天毒妃:傲娇邪帝,强势宠! 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 嫡长孙 农门寡嫂:养个小叔当状元 娇艳动人(快穿) 大佬退休之后 媵宠 异世独宠:神医娘亲萌宝贝 天才狂妃 残王宠妻:医妃嫁到请接驾
战死的爹爹回来了 时三十 - 战死的爹爹回来了全文阅读 - 战死的爹爹回来了txt下载 - 战死的爹爹回来了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[]

第 28 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妙妙做好了招待客人的准备, 厨房里提前备好点心,爹爹给她留了几个人保护他们的安全,老将军帮着她一起给大黄洗了个澡,把大狗的每一根黄毛毛都洗干净了, 而老夫人还给了她一个小钱袋, 让她可以带着太子在街上逛。

可在见到温宁公主时, 她把这些全都忘了个干净。

温宁公主闯进了原府, 妙妙无措地带着大黄追在后面, 温宁公主走得很快,她需要小跑着才能跟上, 妙妙想拦她,又不敢靠近她,只能小声地解释:“我爹爹出门去了。”

“他去哪了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温宁公主停下脚步,回头问:“他出门之前, 一句话也没留下吗?”

宣晫上前一步, 挡在了妙妙的身前:“原将军是朝中官员,或许是有公务在身。姑姑, 既然原将军不在家,你就先回宫去吧。”

“他总要回家的, 我就在这儿等着他回来。”温宁公主昂起下巴,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, 还对原府下人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给本宫上茶?”

家中大人都不在,妙妙看来看去, 只好自己当招待客人的主人。

没有人抱, 她有些费劲地爬上了椅子。妙妙身量短, 坐下后双脚悬空, 让她的心也慌慌的, 像是飘在空中。

温宁公主坐在主位上,好像她才是府中的主人。妙妙转过头,见太子哥哥坐在她旁边的位置,再低头看,大黄也温顺地趴在她的脚边,这才放心不少。

妙妙揪着自己的衣角,紧张地喊:“殿下……”

温宁公主闻声看来,和她的视线一对上,妙妙立刻缩回脑袋。她有点怕这个凶凶的公主,不敢说话了。

反而是温宁公主先开口:“小孩儿,你是原将军的女儿?”

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
“亲生的?”

“是的!”

温宁公主皱起眉头:“不可能,你怎么会是原将军的亲女儿?”

妙妙还是头一回被人这样问,一下子也懵了:“我、我不是吗?”

“原将军在边关打仗六年,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你娘叫什么名字?先前是哪家的人?”

妙妙老老实实地应她:“我娘叫张秀娘,我们之前住小溪村……”

温宁公主又打断了她的话:“小溪村?那是什么地方?”

“姑姑。”宣晫在中间打圆场:“妹妹年纪这么小,很多事情都说不清。但这么大的事情,原府肯定仔细查证过,不会弄错的。”

“就是这样才奇怪,原将军怎么会瞒着我弄出一个孩子?”温宁公主上下打量了妙妙一番,她先前已经见过这个小姑娘一面,那时她满心满眼都是原将军,也没有多看,如今仔细一瞧,这小姑娘模样果然与原将军有几分相似之处。只是一想到这是原将军和其他人的孩子,她无论如何也喜欢不起来。

温宁公主语气不善:“你娘是如何骗得原将军的?”

妙妙已经懵了,呆呆地看着她。

宣晫不赞同地道:“姑姑,原将军未曾婚娶,会有其他喜欢的人也实属正常。您不能迁怒妹妹,妹妹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“太子,你怎么处处帮着其他人说话?”温宁公主不悦地说:“我只是问两句也不行吗?”

“孤只是在讲事实。”

温宁公主不想与他争辩,又看向妙妙:“小孩儿,你说呢?”

妙妙总算是回过神了。

她把温宁公主的话听在耳朵里,心里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可又说不出来。也或许是她不愿意往不好的方向去想,却又忍不住不想。

妙妙绞着手指,小心翼翼地问:“您……您是我爹的朋友吗?”

“朋友?当然不是。”温宁公主昂起下巴,说到高兴之处,她也神采飞扬,容貌愈发昳丽:“原将军以后会是本宫的驸马。”

“驸马?”妙妙迟疑地问:“驸马是什么?”

宣晫一惊,连忙道:“姑姑,原将军从未答应过你,话还是不要乱说。”

“太子,你……”

“姑姑!”宣晫加重了音,提醒道:“您出宫是来找原将军的,原将军不在家,也不知道何时回来,您就先回宫去吧。”

他虽然年幼,可板起脸时已经初具威势,温宁公主身为长辈,平日里都见太子恭谨孝顺,难得看到他这幅严肃模样,一晃神,险些以为看见了皇帝。她微微敛起面上神色,再看旁边的小姑娘傻呆呆的样子,想也知道问不出什么话来,索性便顺着话起来了。

“本宫先行一步,若太子见到原将军,可记得替本宫说几句好话。”她又看了妙妙一眼,那目光轻飘飘的,像看什么不讨人喜欢的器物,也不将她放在心上,没说什么,很快就走了。

妙妙的目光追着她的身影,看着她消失在门外,等了一会儿,管家过来道:“小姐,长公主殿下离开了。”妙妙才回过神来。

宣晫关切地看着她,大黄目光湿漉漉的,拿湿润的鼻子蹭了蹭她的手心。妙妙抬起头来,表情愣愣地看着管家,把话又重复问了一遍:“伯伯,你知道驸马是什么吗?”

管家面色不变,慈眉善目地道:“是好朋友的意思。公主殿下的意思,是想要像小姐和太子殿下一样,做将军最好的朋友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妙妙觉得有点怪,又不知哪里奇怪。

“老奴不敢骗小姐。”

宣晫连忙拉妙妙的手,说:“你不是要带我在京城玩的吗?我好不容易出来了,我们去尝你说的冰糖葫芦吧?”

妙妙的注意力立刻被冰糖葫芦给带走了。

她小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雀跃起来,“对呀!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?”

“小哥哥,我们得快点,去晚了糖葫芦就卖完啦!”妙妙从椅子上跳下来,兴冲冲地拉着宣晫往外跑,“大黄,快跟上!”

大黄狗汪呜一声,欢欣地摇着尾巴追了上去。

太子出宫的马车跟着温宁公主走了,管家准备好的马车就等在外面,妙妙被他抱了上去,宣晫扶着管家的手,然后大黄也一个起跳钻进了马车里。

两个小孩一条狗一起挤在里面,妙妙撩起车帘,高兴地对着管家挥手:“伯伯,我出去玩了!”

管家笑眯眯的,“小姐记得在天黑前回来。”

“我知道啦!”

“汪汪!”

车轱辘慢悠悠地转了起来,逐渐驶离将军府,妙妙缩回脑袋,眼睛亮晶晶地开始数起自己的安排。

“我到京城也没多久,爹爹不让我一个人出门,都是爹爹和爷爷带着我一起出去的。”妙妙滔滔不绝地说:“城东有一家糖铺,他们的糖味道可好啦,比我在青州吃的还要好吃,但是爹爹不许我多吃。还有一家羊肉汤饼店,是爷爷带我去的,爷爷喜欢,不过我吃着不太习惯。我最喜欢宝芝斋的点心,他们的杏仁酥真好吃,虽然比不上宫里的,可太子哥哥你应当也没尝过,还有呢……”

听到这儿,宣晫才道:“妙妙,出了宫,你就不能再叫我太子了。”

妙妙停下话,困惑地眨了眨眼:“为什么呀?”

“我是微服出宫,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的身份。你就当我是你的哥哥,记得不要在外面提起皇宫,也不要提起我的身份。”

妙妙乖乖地应了一声,又为自己的不容易叹了一口气。

先前不能说他们在梦里见,现在连皇宫也不能提了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神仙下凡这么麻烦,她憋得可真辛苦啊!

不过没办法,谁让他们是朋友呢!

马车驶入街市后放慢了速度,外面热闹的喧哗声也传到了马车里。

宣晫忍不住心中好奇,偷偷掀起车帘往外看去,马车穿行在人流之间,街上的行人就从马车边经过,他下意识地要松手,但目光更快地被街边的各色摊贩吸引了过去。

马车停了下来。

宣晫还在往外看,妙妙已经迫不及待地和大黄一起钻出了马车。

“小哥哥,快一点!”

宣晫连忙跟上,出了马车,能看到的也就更多,他一时停在原地,好奇地看向四周从未见识过的风景。

街上各色摊贩林立,各个摊上许多都是他从未见识过的新奇玩意儿,不远处是一个卖小馄饨的摊子,蒸腾的雾气从沸腾的锅中冒出,一瓢滚烫的汤水冲入粗瓷大碗,带着馄饨的香味逸散到四周,宣晫闻得出,是猪肉与面食以及各种香料混合的味道,不如御膳房的精致,却让他开始感觉肚子里空荡荡的。

他刚想走过去,就被妙妙拉了一下,宣晫连忙收回视线,他被妙妙拉着,一路小跑到一个小贩面前停下。

小贩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木棍,其中一头用稻草包得紧实,一串串红色的吃食插在上面,那吃食由数颗裹着一层麦芽糖的山楂串成,在阳光下晶莹诱人。

妙妙掏出奶奶给的小钱袋,认真数了几文钱递过去。“小哥哥,这就是冰糖葫芦!”

宣晫好奇地接了过来。

他左看右看,学着妙妙一样,将最上方的一颗山楂咬下。圆滚滚的山楂一下子占据了所有口腔,他含着外层的麦芽糖,甜甜的滋味让他眼眸微亮,猜想里面或许也是这般甜蜜,没忍住牙齿一合,用力地咬了下去,霎时酸涩的滋味盈满口腔,让他整张脸都皱了起来。

还不等他回过神,妙妙又拉着他走了。

一路经过了烧饼摊,玩具摊,花布摊,都等不及宣晫仔细看,这些便飞快地从眼前过去,妙妙拉着他一直往前,直到到一个糖人摊面前,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除了他们以外,还有好几个小孩围着糖人摊,宣晫本想避开,但妙妙已经熟练地拉着他挤了进去。

“小哥哥,你要什么样的?”

宣晫头一回见,他先观察了一下旁边小孩们手中拿着的吃食,糖人原来不是糖捏成的人,而是用糖做的一幅画,金黄色的糖稀“画”出了一只只糖动物,那些小孩们手中有公鸡,白兔,猛虎,宣晫慢吞吞看了一圈,收回视线时,就见妙妙手中多了一只胖嘟嘟的糖鲤鱼。

她左手拿着糖葫芦,右手拿着糖人,反而没有手牵他了。

宣晫想了想,说;“我不要了。”

“那我把我的鱼分给你!”

妙妙高高兴兴地从人堆里挤出来,刚想往前面走,忽然被人抓住了衣角。妙妙不得不停了下来,她转过头疑惑地问:“小哥哥?”

宣晫皱着眉头,有些为难的模样:“人太多,你不要走太快。”

妙妙“噢”了一声,听话地靠到了他身边去。

妙妙到京城也并没有多长时间,如今看一切也都还新鲜的很,非但是要带着太子哥哥见见世面,她也看什么都想要。

而平时在梦中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仙哥哥,也变得什么也不知道了,他不管看见什么都要问一问,让妙妙感觉自己都变得厉害了起来,她走了半条街,一路走一路说,脚底下像是踩了一朵轻飘飘的云朵,快要带着她飘到天上去。

她觉得自己已经是这条街上最厉害的小朋友了!

保护他们的侍卫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,手上慢慢抱满了东西。大黄也摇着尾巴,脚步慢悠悠地跟在两人身边,偶尔妙妙扔下来一块吃食,它便熟练地仰起头来嗷呜一口接住,这一路停停走走,非但两个小孩吃饱了,看够了,连大黄的肚子也变得圆滚滚的。

京城里好吃的东西不少,可两人的肚子就那么大,最后妙妙只站在香甜软糯的烤板栗的摊子前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小哥哥,要是你能多出来几回就好了。”

宣晫不答,指着旁边的摊子问:“这个是什么?”

“是泥人哦。”

泥人摊主的手十分灵巧,一块平平无奇的泥巴在他手中一捏一揉,很快就初具人形,再细心雕琢细节,一个小泥人活灵活现。宣晫看着前一对母子捧着一个泥人离开,自己也兴致勃勃地站到了摊子前面。

“小公子想要什么样的?”

“给我捏一个她这样的。”宣晫指着妙妙说。

摊主看了妙妙一眼,手中的泥巴很快就搓出了肢体,妙妙好奇地睁大了眼睛,看到泥人的脑袋上慢慢出现了五官,连她头上的小揪揪也出现了。摊主的动作很快,没一会儿就有一个憨态可掬的小泥人成型,被宣晫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上。

“我也要。”妙妙指着宣晫说:“我要一个小哥哥这样的。”

宣晫忍不住翘了翘唇角,他爱不释手的捧着手中的小泥人,小泥人与妙妙那么像,就好像把妙妙捧在手心里,把她随身带着一样,仿佛连平平无奇的泥巴都成了稀罕物。

妙妙把泥人捧到手上,总算也想起了管家伯伯的叮嘱。

天色渐暗,橙红的晚霞遍布天空,街上的行人慢慢变少,食楼酒肆门口的灯笼也依次亮起来,是该回家的时候了。

她有些不舍地道:“我们还没有走完呢。”

“没关系,今天这样就很好了。”宣晫温和地说:“谢谢妙妙,我今天很高兴。”

“那……那等下回,我让爹爹先带我见识了,再……”妙妙示意小哥哥弯下腰来,躲着身后的侍卫,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在他耳边说:“……再在梦中带给你。”

宣晫也是高兴的应下,还和她拉了勾,两只小手的拇指勾缠在一起,就是约定好了。

侍卫先把妙妙和大黄送回到家里,然后再护送宣晫回皇宫。

宣晫抱着小泥人,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,他没忍住,掀起车帘回头看了一眼。将军府威严的大门口,一个小姑娘用力地朝着自己挥手,隔得远远的,好像还能听到她道别的声音。

他忍不住笑了起来,在妙妙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之前,主动放下了车帘。

小泥人眉眼弯弯,和小姑娘的笑脸一样甜蜜,他珍惜地摸了摸,又怕自己会摸坏它,小心翼翼地拿帕子包好,藏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马上就可以梦里见到了!

……

原定野在京郊军营里待了一天,天黑后才姗姗回到家中。

管家等候已久,一见到他,便将温宁公主来过的事情和他说了。

原定野脸色顿时紧张起来:“妙妙知道什么了?”

“长公主殿下很快就走了,有太子殿下在旁边掩饰,妙妙小姐还什么也不知道。”管家叹了一口气,道:“将军,长公主殿下若是再来,小姐迟早也是要知道的。”

原定野皱起眉头,想起温宁公主,神色间也露出几分不耐与烦躁。

他回到院中,先去妙妙屋中看了一眼。

小姑娘早就洗漱好了,这会儿趴在床上,托着下巴看面前的泥人,小脚丫翘着,高兴地晃来晃去,一不留神就撞到了大黄的身上。大黄凑过去蹭了蹭她的脚心,她立刻痒得咯咯笑着倒进了大黄狗的毛毛里。

原定野走进来时,她一眼就看见了。

“爹爹!”妙妙连忙爬了起来,献宝似地捧起泥人:“爹爹看,是小哥哥!”

妙妙还有一对从青州带过来的泥人,是爹爹和娘亲,这会儿多了一个小哥哥,她给爹爹炫耀过,然后就珍惜地把泥人藏在了床底下的暗格里。里面全是她的宝贝。

原定野亲眼看着她藏好了,张开怀抱,稳稳地接住了扑到他怀里头的小姑娘。

小姑娘坐在他的怀里,稚嫩的童声又开始给他念叨起今日发生的事情,她说得事无巨细,连吃了什么,玩了什么,每一样都说的仔仔细细,生怕爹爹漏了哪件。

说着说着,妙妙的眼睛便慢慢睁不开了。

原定野动作轻柔地将她放下,盖好了被子。

妙妙困顿地拉着爹爹的衣角:“爹爹,我还想和小哥哥一起玩。”

原定野没应声。

她的爹爹对她向来百依百顺,第一回没有答应。但妙妙此时太困了,并未发现这个细节。

她强撑着眼皮,高兴地和爹爹分享好消息:“爹爹,妙妙有朋友了,不是大黄,是人的朋友!”

她絮絮叨叨地说起小溪村,小溪村里那些不爱和她玩的小孩们,又说起皇宫中的小太子,小神仙第一回在梦中出现时就对她态度和善,还教她读书写字。她说着说着,声音也越来越低,最后渐渐停了。

原定野给她盖好被子,轻手轻脚地往外走。

“爹爹,我想让小哥哥做我的驸马……”

原定野瞳孔巨震,整个人僵在原地,他立刻转过身去:“你说什么?!”

但小姑娘已经闭上眼睛,沉入睡梦之中。她的脸颊红扑扑的,还带着未消散的甜蜜笑意,小手松松地握成拳搭在柔软的被子上,身体随着轻柔的呼吸一起一伏,睡姿乖巧,安静可爱。

还已经开始在做美梦啦!

原定野:“……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太子:原将军已经三天没打我了QAQ

喜欢战死的爹爹回来了请大家收藏:(m.sanwenxs.com)战死的爹爹回来了散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想恋你呀 绝世武侠系统 下乡综艺后我开始洗白了 七十年代之嫁给老男人 圣僧中蛊之后[穿书] 娇艳动人(快穿) 海贼王之懒散大将 清穿之皇太孙躺赢日常 女配专治不服[快穿] 电光幻影[娱乐圈] 都市:开局被骗入传销 海贼:这个国王过分暴躁 灵气逼人 整个世界只有我性转了 奶香味的她 村里的女霸王她良田万顷 综漫:直死魔眼 穿书后我深陷修罗场 乡村仙农 绝对掌控
经典收藏 嫁给太子之后(重生) 解怨司[穿越] 高岭之花[快穿]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混元修真录[重生] 晚来天欲雪 臣服 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穿成抢了男主未婚妻的炮灰 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黄金台 许若与费尔南 异大陆修仙记 [清穿]四爷替我去宫斗 天涯客 天生皇后命 红楼之逆贼薛蟠 尘埃之花 圣僧中蛊之后[穿书] 我靠反派续命(穿书)
最近更新 和离前夜,她变成了蘑菇 [综名著]带着大平层我穿越了 整个世界只有我性转了 帝君,你崽乱认娘啊 快穿之男配不做备胎 大唐皇子日常 大佬的种田生活 元希修真录 四界柳楚传 修仙后她成了天道宠儿 嫁病娇后我咸鱼了 神医弃女 重生初中:神医学霸小甜妻 被温柔万人迷哄骗日常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 大佬又在窥屏了 亡国后我嫁给了泥腿子 云养的毛茸茸是大魔王
战死的爹爹回来了 时三十 - 战死的爹爹回来了txt下载 - 战死的爹爹回来了最新章节 - 战死的爹爹回来了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